斫卞

不定时更新,不会弃坑

KQ《破云》沉溺(十九)

我滚回来更新啦!


孩子,呜呜呜,孩子!!



———————————————————


闻劭没对他做什么。



 他的手紧紧搂着对方的腰,低头擒住那两片薄唇,舌头在里面搅弄一番,直弄得那凌厉的双眼微含春水。



江停在他覆上来的那一刻就知道自己躲不掉,事实上他也并不想躲。虽然他并不喜欢,甚至厌恶那段被囚禁的日子,但并不讨厌眼前这个男人。他双目失神,面色酡红,闻劭放开了他的手,他的手不由自主地攀上闻劭的腰间,任他采撷止渴。



落下的冷雨也浇不灭两人身上的热火,空气也起了波动。一番热吻下来,两人都有些呼吸不稳,身上的衣服也湿透了。



江停整理自己的衣服时,不由得在心里稍稍感激了一下面前这人,幸好没真的在这里做,否则估计他要发烧。



他的身体自那之后就一直很弱,再也回不到曾经巅峰的时候,甚至动不动就是一场病。江停垂眸:今天回去一定要好好洗个热水澡,最好吃几片药,否则恐怕明天只能呆在床上了。



他轻轻地将头靠在闻劭肩膀上,细嗅着他后颈溢出的檀香。这样一番胡闹之后,他能感觉到自己信息素的疯狂,他需要自己的Alpha的信息素的安抚。



闻劭将他紧紧地禁锢在怀中,偏头,磨蹭着他的耳朵,看着它如曾经一般敏感地泛起红,眼底勾起一抹笑意。



耳朵上的酥麻顺着神经传到了心上,也勾得江停邪火渐起,他被弄得喘息不止,腰身都软了下去。



不能……不能再这样下去了……



脑袋昏沉,但尚有一丝理智。



但闻劭却并不打算放过他,他找了他四年,四年的思念恨不得将眼前人就地正法,叫他再生不出逃跑的心思才好。



但他克制住了。



还不能……还不是时候……




虽然没有仔细检查,但向来敏锐的直觉让他在揽上那腰肢的时候就能感觉到眼前人的娇弱,怕是根本不能承受几次云雨恩爱。




四年前,他离开的时候怀有身孕,但是遭受了草花a那几乎致命的一拳……闻劭不敢在他面前问孩子的事,因为他知道十有八九是保不住的,就算保住了,也会对江停和孩子的身体造成很大的伤害。




他至今仍找不到孩子的信息,他只找到了江停。所以他不敢赌,他害怕这四年来是江停忍受着失去孩子的痛苦,独自在这个陌生的大学生活,而他这四年来,未尽过半分丈夫的职责,未尽到半分父亲的职责。




而且看江停虚弱成这个样子,他更不敢希冀孩子还在。



他的Omega,他的配偶,他要共度一生的人,这四年来,他所遭受的痛苦比他想象的要多的多。



他心疼他,担心他,想怜惜他,但他同样需要给他一点惩戒。他急需找到一个温柔不伤他,同时又能发泄他这四年的思念的突破口。



所以他选择与他相拥,与他亲吻,与他耳鬓厮磨。



不会让他疼,不会让他不舒服。



这是他能想到的,最温柔的惩戒方式。

KQ《破云》沉溺(十八)

我先解释一下哈,本来这个我其实是写了的但是觉得太垃圾了,然后就重新写了一遍。


所以才会这么晚才更新,为了补偿各位,明天再更新一章!!


———————————————————


江停的工作很轻松,每天准时上下课,大多数的时候都呆在图书馆里,可能是身份原因,学生们看到他也自觉不来打扰,他也落得个清净。



h大有一个未解之谜——陆教授每天看什么书?无数潜水者纷纷冒头留言:



【前两天我看见陆教授拿着本《说话的艺术》!】



【陆教授情商那么高,为什么要看那种书?】



【滚,他那天明明看的是《罗密欧与朱丽叶》!!】



【难道他那天不是在看《猪肉的100种烹饪方式》?】



【呃……有没有一种可能,这几本他那天都看了?】



【别人我不知道,但如果陆教授那种可以一整天坐在图书馆不动弹的“中老年人“,还真有可能。】



………



雨天的夜晚总是很森然可怕的,雨打在树叶上,摧残着一地落花。



江停不喜欢走学校小树林这条路,尤其是下雨天的时候。透着湿气寒意的雨水,绝望地被树叶擒获,被遗弃在腐叶间。



他有时实在搞不懂那些小情侣,夜晚在这里约会的乐趣在哪?



伞骨似乎被雨水折了腰,江停快步前进。路灯的光线很微弱,不仅起不了照明的作用,反而让这条路看起来越发诡异。除了灯下的光亮,四周被黑暗笼罩,江停置身于此。



几乎就在他踏进黑暗那一刹那,一阵天翻地转。他的手被钳住,那人还制住他的腰,将他圈禁在怀中。江停全身上下能使力的地方全被他捉住,伞也从手中脱落。熟悉的招式,熟悉的套路,熟悉的气息,和他们曾经的云雨翻覆的胡闹一样的路数。



那人身上的檀香很浓,可想而知它的主人憋了多久。江停以为他要硬来,想抬手推开他,奈何手被钳住,他此时根本没有反抗能力。



江停将头轻轻靠在对方的肩膀上,微微蹭了一下他的脖颈:“闻劭……别……”



脖颈间传来一阵酥麻,像猫儿在心口上挠了几下。四年来积攒的怨气,在这一刻似乎得到了化解。



高冷的猫儿从不理人,但在这一刻服了软,学会了撒娇。



这是不可言说的诱惑。

KQ《破云》沉溺(十七)

庆祝高考战场上的将士们凯旋归来!


愿你们前程似锦,心中有光!


—————————————————



窗台外阴雨绵绵,却丝毫不影响男子的脚步,他穿梭在人群中,白色风衣被吹得衣角扬起,又温顺的贴近男子的身体。



男子将衣角整理好,对身边的惊呼并不做理会,径直走进了图书馆。



今天是新生入学的日子,图书馆内少有真正读书的人,大多都是进来参观的新生。身边看到他的人有什么动作或什么想法,只要他们不打扰自己看书,他都可以视而不见。



有几个女生想上前聊下天或加个微信,却被学长学姐拦下了,也不知道他们说了什么,反正之后没人上前打扰了。



新生入学同时也意味着学校的论坛的人数爆炸式增长。老生们轻车熟路地打开论坛,果不其然,四年了,自从那个人来了h大,学校论坛就没有一天不在议论他,“陆成江”这个名字都不知道被刷屏了多少次。



况且新生入学,新人求问,老生解惑,一来二去,又是一次学校网络崩溃的壮景。



外面的人如何,同样打扰不了男子的个人时光。目光所及之处,都在那一刻成了他的爱人,眼波中的温柔直叫人恨不得在那一瞬间成为他手中的书。



但是不可能。所以身边的人怀着各式各样的心情打开了学校论坛,将一腔激情倾诉于上。



论坛上某个叫【啊啊啊妈妈呀,我看到了神仙】的帖子又被顶上了第一。



【啊啊啊!!他刚才回头看了我一眼!】



【前面的要点脸,陆教授刚才不是一直盯着书吗!】



【我不管,我摊牌了,陆教授是我老公】



【卧槽!那明明是我老公!】



【滚粗!!】



【呵呵呵,要不是陆教授现在正在我床上,我真TMD信了】



【前面几个麻烦低头看看,你们的裤子还在吗?】



【不在了!!我的裤子只为陆教授而脱!】



……




【话说陆教授到底是A是O哇?】



【楼上的陆教授到a爆了,你告诉我他可能是O?】



【不过也不一定啊……一般来说,在小说中这种a爆了的男人。十有八九其实是个O】



【呵呵呵,一群见识浅陋的凡夫俗子,如果陆教授是A,那他即使软爆了,遇到自己的O也硬的起来,如果陆教授是O,那即使他a爆了,在自己老攻面前也a不起来!】



【我靠,姐妹,我悟了】



【我也悟了】



【加一】



【加二】



……



【卧槽,刚才我身边过去了个帅哥!】



【我看到了姐妹。啊!他走的是教授通道!】



【光发言不发图的是SB】



【楼上加一】



【图片】



……



【啊啊啊!天神下凡了!】



【我的天,h大是盛产帅哥教授吗?】



【果然这个学校老娘来对啦!】



【前有天仙般的陆教授,这是又来了个天神吗?】



【我越来越期待自己的大学生活了】



……



“天神”并不知道自己已经在学校论坛上火了一把,他礼貌而疏离地拒绝了好几个想加微信的人,又去了教导处取了自己的证件,与教导处的人交谈了几句,转身离开。



教导处的人看着他的背影,感叹了一句:“学校论坛又要炸了。”随后,郑重地在教授名单后加了一行字。



【化学专业       闻劭


—————————————————


呵呵,a爆了的停停,你的老公来啦!







KQ《破云》沉溺(十六)

我回来啦!


今天先更一章


等端午过后再加更!


———————————————————


四年后……



如往常一般平静的一天,闲适得金杰都快忘了自己是个杀手了。他开着那辆崭新的黑色跑车,径直驶进了一座别墅。他关上车门,在别墅周围闲逛。




古朴的气息扑面而来,一如既往的欧洲古典建筑风。金杰漫无目的地走着,看着。他倒也不想在外面瞎转悠,但这几天是他大哥的易感期,除非是他找死,否则才不要去触他大哥的霉头。




为了防止大哥欲求不满把他揍一顿,他现在有家不能回,谁能比他冤?!!




委屈的金杰只能委屈地住在小房子里,他无不希冀地想着,只要熬过这几天,他就可以重新拥有一位不打他的性冷淡大哥啦!!




楼下金杰奇思幻想迸发,而楼上的闻劭却在侍弄兰花。




兰花被他栽种到花园中,一眼放去,整个花园全是玫瑰和兰草。




闻劭轻嗅兰香。冷冷清清的,何处像那人?又何处不像那人?




他坐在花园的躺椅中,寄此身于兰香。




四年的时间说长不长,说短不短。从刚失去江停后近乎疯狂的状态,从开始的如梦魇般疯狂地对他进行梦中掠夺,到如今的午夜梦回,兰香依旧,故人不在。




他放不下,忘不掉。刻意增加的工作量和几乎闭世的独居,到最后,金杰都恨不能抓了江停绑他床上。




他用这种方法,麻痹那根名为“江停”的神经。




只有在每个月的易感期,生理上的欲望和几近疯狂的情感让他遏制不住不去想他。




饮过那般清冽冷酒的人,又怎么会爱上其他的酒?他为他着了迷,他为他中了毒。




他渴望那樽清酒的冷香,渴望他的湿热。




闻劭静静地躺在躺椅上,只有玫瑰裹着兰草的香能让他心安。




他闭目凝神,脑中浮现出别人给他发的一张图片。好不容易压下去的千丝万缕的情又激荡了起来。他睁开眼,情绪被他压了下去,但他已经明白自己现在应该做什么。




闻劭拿起一旁的手机,打出一个电话。




“阿杰。”




“大哥?你好点了吗?”




“嗯……你知道h大吗?”




“知道啊,h城的名牌大学嘛。”




“步薇给我发了张照片,背景是h大的图书馆,照片中的人是……江停。”

KQ《破云》沉溺(十五)

第一卷到此完结哦

等过几天再开启第二卷

第二卷主要写闻劭和江停的感情线!


请大家拭目以待,多多支持,点小心心❤️❤️❤️❤️💕💕💕


(另外,大家有没有猜到呢?❀˳꒰*´ ㉨ `*꒱❀)

———————————————————


那男人赫然就是草花a!



草花a往江停那地方一看,哪里还有江停的影子?



二十多个人让出一条道,金杰举着一把黑伞,伞下的另一个人身着黑色风衣,白色衬衫,黑色皮鞋踩在满地枯叶上,不是闻劭又是谁?



草花a被摁在地上,身上沾满了泥污,好不狼狈。谁又能把他与十几年前的东南亚大毒枭联系起来?



“江停呢?”声音让人听不出情绪,但却总会让人不禁的打了个寒颤。



草花a轻蔑地笑笑,看样子在他们发现他那一刻,江停就逃了,闻劭不知道江停的行踪,只能问他。



“你去找啊,你不是很有能耐吗?问我做什么?”



还没等闻劭开口,一个声音响在耳边。



“大哥,大哥,我找到了一部手机!”



一个黑衣下属捧着一部手机奔向闻劭,献宝似的交给自己的大哥。



手机表面有些泥渍,但不多,闻劭一眼就认出那是他给江停的手机。



“阿杰,你带十几个人,以我们所在位置为圆心,以同心圆的形式进行搜索,江停应该就在附近。”



金杰领命。



闻劭试着开机,手机没坏,江停也如他所料的没设密码,毕竟这部手机不能上网,江停也就懒得藏什么秘密。



一点开短,映入眼帘的就是满屏的短信,全是已读。闻勋拿出从另一部手机中找到并打印下来的短信,进行排列。



【我看到你了】


【别躲了,那天我说的话你考虑了好吗】


(你要我做什么?)


【江停,你知道的,我不相信闻劭控制了你的身体,还能控制你的思想】


【你就算再恨我,你也还是那个我尽力培养的红心q,哪怕你再不愿承认,你也已经染上了泥污】


(我凭什么帮你)


【被圈养成金丝雀的滋味不好受吧?江停,不想报复那个对你这么做的人吗】


(呵,闻劭好歹和我有个情分在,这个理由不能说服我)


【那,“TA”呢】


(你说什么)


【哈,江停,你不会以为闻劭不知道我也不知道吧。垃圾桶里的东西,我知道你的秘密】


【江停,如果闻劭知道了,你觉得他会做什么?你敢冒这个险吗】


【所以,你的回答呢】


(你要我怎么做)


【很简单,这个房子我已经让人埋了炸弹,虽然他们现在死了,但炸弹还在,威力足够灭了这个地方。闻劭建造这个别墅一定有什么目的,像这种大毒枭,房子底下一定埋了不少“货”,你知道的,江停,你只需要同时引爆炸弹,让它们暴露在世人面前就可以了】


【这个计划漏洞百出,而且炸弹的威力如果真的那么大,我不认为我能毫发无损地活着出来】


(以你的智力能力总是会活着出来的,别忘了,你有那么大一个把柄在我手上)


【知道了,我会配合你】


……


闻劭理清了事情的大致,但有些细枝末节仍有疑问,草花a在那个房间知道了什么,这个“TA”又是什么?



他不准备询问草花a,以他对草花a的了解,满口胡诌都算轻的了。



“叮铃铃……”闻劭皱眉,接起。



“大哥,我们找到了那个酒店记录上,记着那天八点过十分收的垃圾在里面发现了一只验孕棒,用过的,双红杠!”



与此同时,江停正踉跄地向城市中心跑去。



他的手死死捂住腹部,雨水混着汗水从他脸颊上滚落,腹内的痛提醒着他,驱使着他:他不能倒下,不能被抓住,无论是谁!




身后似乎有人,他的身体已经不允许他在思考,反正不是草花a就是闻劭的人。




他绝对不能被抓回去,他好不容易才有了这个机会!




眼前就是大马路,他只要走到那里……只要走到那里,他就可以离开。




他轻轻抚上自己的腹部,那里本来有个生命的,受了那么一拳,疼得他死去活来,估计也保不住了。




只是突然感到惋惜,毕竟闻劭差点初为人父。他应该会喜欢这个孩子,但是他也不敢拿孩子的一生去赌闻劭的“可能喜欢”。




眼看仅有两步的距离,江停的身体总算支撑不住这超负荷的消耗。




他双眼一黑,倒在了路边。




汽车响着轰鸣声经过,一辆轿车停在了路边。车上下来一个人,夜色暗沉,也分不清男女。




“江哥?”

KQ《破云》沉溺(十四)

暴雨倾盆,上天似乎要为那座焚毁的山头默哀,雷声、闪电不断,炸在闻劭耳边。



十几辆车,黑乌乌的一片,全都驶向郊区。




郊区太远了,江停看样子还在移动,至少他的手机在移动。




闻劭眼底晦暗不明,他在想事情。



【你要我做什么?】



【我凭什么帮你?】



说明江停知道对面那人是草花a,而且草花a和江停自那件事后再没接触。以草花a的个性,不可能突然向江停发短信,那样相当于把自己暴露了出来。




那么……



闻劭偏头看着“成河”的玻璃窗外。



是什么时候,他们碰面了?



雨倾如注,周围静默了好久,闪电突然出现,映亮了周围,只那一瞬。



闻劭目光凛然。是了,应该就是那天。那天,他们在那片郊林发现了波叔的尸体,那天,他们发现了草花a的行踪,只有那天,江停一个人呆在酒店,只有那天,他没有在江停身边,草花a有了机会,只有那天。



也就是说,草花a在那唯一与江停的接触中,发现了足以威胁到江停的东西。




“阿杰,你让手下人去那天那个酒店,把我和江停住过的那个房间给我上上下下仔细搜。”




“ ……可是大哥,酒店应该会进行清理的啊。”



“那就找记录,像那种规格的酒店,垃圾应该是分类处理,有记录的。”



金杰吩咐手下人去了,闻劭却显得比刚才更冷漠了,他又看向窗外,雨仍如柱。



与此同时,郊外有人行色匆匆,他似乎在躲着什么,但身体经过几天的消耗,几乎在崩溃的边缘,他的动作透着病患的迟钝和虚弱。唯有那双眼睛!仍保持着清醒的锐利。



“江停,别躲了,现在的你拖着这副身体,根本不可能逃得出去。”



声音渐渐逼近,江停屏住呼吸,郊外没有信号,手机也不知道掉在了哪里,他已经退无可退了……



就在男人手臂出现的那一瞬间,江停冲了出去,他制住男人的手臂,男人目光发狠,抬脚想撞击他的背部,江停没能躲过,深深扛下了这一击,后背钝痛感明显,他抽出匕首,用尽气力刺下去,男人偏头险险躲过,脸颊却被深划一刀,男子突然发狠,一拳击中江停腹部。江停被他推开,跪坐在地,手捂住腹,死咬银牙,冷汗直冒。



男子想带走江停,不料他刚站定,就被好几束光照住。适应了黑暗的眼睛一时失明,车上迅速下来20多个人,黑洞洞的枪口对着他。



“草花a,擅自带走我的人,你可真是不怕死啊。”

KQ《破云》沉溺(十三)

告诉你们一个好消息,我发现我要写的第一卷,可能三篇写不完,所以我会更到沉溺十五六左右


第一卷写完了后,过段时间写第二卷


第二卷就主写江停和闻劭的感情啦!


另外,如果喜欢就请点小心心❤️❤️


你们的爱是我更新的动力!!😘😘💪

—————————————————


【你要我做什么?】


……



【我凭什么帮你?】



………



【呵,闻劭再怎么样也和我有那情分,你没有资格要我为你做事】



………



【你说什么?】


……



【你知道什么?】


……



【你要我怎么做?】



……



【这个计划漏洞百出,根本是个不可能的任务】


……


【即使你赢了闻劭也改变不了什么】



……



【好,我会配合你】



……不是江停的手机,这些短信应该是江停发给这个手机的主人的。



闻劭皱眉,似乎有什么东西就在他面前,但他暂时抓不住。



这个手机的主人,听江停的语气,应该知道他的身份,而这个人则更甚,他不仅知道江停的存在,还意图说服江停反对他,或者说:背叛他!



江停态度的转变才最令他费解,那个人应该拿出了足以威胁江停的东西。



但……



自从江停留在他身边,这三个月来,他似乎就变得无欲无求,表情也冰冷,只有偶尔才会对他露出那种近似情动的样子,他实在是想不到还会有什么东西会威胁到他。




闻劭躺在沙发上,手抵在额头上,连续几天的漫山寻找,现在带给他的只有浑身的酸软疲惫。




“叮咚!”金杰发来了消息。




有什么新发现吗?



闻劭尽力支起身,拿起手机,金杰连续发来了好几条。



“大哥,那只手机的IP地址显示的是草花a的工厂,应该是草花a扔在我们这里的。”



“江停的手机定位也找到了,在郊区外!”



“大哥,我们追吧!”

KQ《破云》沉溺(十二)

闻劭X江停


私设有点多,故事从三年前江停被闻劭囚禁开始


OOC        不喜勿喷


———————————————————


江停将几盆兰草搬上了阳台,放在原有兰草的旁边。



原来的几盆兰草,周围长了几株小小的杂草,兰草也散发出不同于刚搬上来的几株的香气,和着泥土的香气。



“叮咚!”江停的手机响了,那是短信提示。


—————————————————

满目疮痍,一片火海。



整座山都被焚毁,那座美好的宛如宫殿的房子也只剩黑色的残骸,玫瑰和兰草都没有了。



空气中满是烧焦的糊味和烧过后的灰。



那本该在房子中等他回来的人也没有了



野草,在废墟中疯长。



闻劭坐在车里,四周到处都是人们救火的嘈杂声,他双眼发红,他双手颤抖!



若不是金杰死命拽住他,他早已冲进了那片火海!




身边的人救不了江停!这场火直把整个山顶都变作了焦土。江停不熟悉园内构造,一定会迷路。江停打不开大门,他根本不可能凭自己逃出去!



火勉强熄灭,曾经的一切成了废墟,损失几千万,但闻劭不在乎。



他脸色苍白,下唇被咬出了血。



他心在颤抖,灵魂都被漂白。



他脑中一片空白,他已不能思考!



身边人声嘈杂,金杰骂了谁,打了谁,他早已分不出心。警察就在车外,但也激不起闻劭心中巨浪下的小水花。



江停逃不出去,江停会死。他的红皇后会死,他此生唯一的执念会死!



他会死…会死…死!



“大哥,我捡到了一部烧毁的手机……”



闻劭听了这话,眼中终于恢复了一些清明。



手机的外观已经烧毁,但有内部数据!



金杰了然,他接过了那张小小的,薄薄脆脆的卡。在江停极可能葬身火海的情况下,那张卡就成了大哥唯一的精神支撑。



整整三天三夜金杰跟在闻劭后面,心中的希望一点点熄灭,残垣断壁,满地狼藉,什么都不剩,连人体组织都找不到,江停像是蒸发了一般。



江停“失踪”了!



只能说“失踪”。闻劭不允许有人说江停死了,连他自己也不能。



“大哥,江先生手机数据提取出来了!”

KQ《破云》沉溺(十一)

闻劭X江停

时间背景是三年前,江停昏迷之前

有很多私设

不是洗白闻劭,但有时候可能剧情需要

过几天连更三篇!!


———————————————————

“我最近几天要出去,可能要过段时间回来,你帮我守家?”



闻劭微笑着看着眼前悠闲惬意的人,说道。



江停的手忽然有那么一瞬间的停顿,但手上端茶的动作却未停,他抿了一口,茶香在口中四散开来,溢满舌尖,微带起心中潜伏的苦涩。




我是你什么人……你要我守家…




“……”




闻劭看不见江停的神情,但他知道,这人眼中必然是不情不愿的,他无奈的摇摇头,也不作深想。




但谁料他聪明一世,就糊涂于这一时,而这一时,却近乎误了他一世。




闻劭走了,带着金杰。




江停不知道他们此行去往何处,为期几时。闻劭不愿说,他也不可能问,终究是差点意思。





他沿着扶梯慢慢移动,若不是身形样貌不对,倒真有贵妇人的几分味道。




满庭玫瑰,各色各类皆有,是那个人最爱的花。令人讶异的是玫瑰花旁的兰草,在一众诡美的玫瑰中,显得那么突兀,除去他们的精致花盆,来客只会把他们当成园丁漏掉的杂草。





那是闻劭送给江停的。




闻劭似乎对那些兰草格外疼爱,他用精致的瓷器做花盆,将它周围的玫瑰钦点为它的卫士,寸步不离。




江停不懂闻劭的心思,至少现在他看到的是、明明周围有广阔肥沃的土壤,却被圈禁在精致瓷器中,被困在一亩三分地的绝望的灵魂。




周围玫瑰用爱意交织的温柔无情地缠上那绝望的灵魂,将那唯一能令他亲自感受世界的露泽阻挡。




江停曾经问过闻劭,这样的话,兰草又怎样生长,闻劭当时似乎笑了,他说:





“有园丁定时给他们送营养液。”




于是这么三言两语,擅自囚禁了山中的精灵。





于是从此,风云雨露的精气变成了“雷泽雨露,皆是皇恩”。





只是兰草家养久了,也就失去了原本的清香




不知什么时候,江停手中抱着一个兰草花盆。




“啪!”





碎掉的瓷器片四散开来,满地泥土,兰草的茎被碎片割断。




兰草死了,连同绝望的灵魂一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