斫卞

不定时更新,不会弃坑

KQ《破云》沉溺(十四)

暴雨倾盆,上天似乎要为那座焚毁的山头默哀,雷声、闪电不断,炸在闻劭耳边。



十几辆车,黑乌乌的一片,全都驶向郊区。




郊区太远了,江停看样子还在移动,至少他的手机在移动。




闻劭眼底晦暗不明,他在想事情。



【你要我做什么?】



【我凭什么帮你?】



说明江停知道对面那人是草花a,而且草花a和江停自那件事后再没接触。以草花a的个性,不可能突然向江停发短信,那样相当于把自己暴露了出来。




那么……



闻劭偏头看着“成河”的玻璃窗外。



是什么时候,他们碰面了?



雨倾如注,周围静默了好久,闪电突然出现,映亮了周围,只那一瞬。



闻劭目光凛然。是了,应该就是那天。那天,他们在那片郊林发现了波叔的尸体,那天,他们发现了草花a的行踪,只有那天,江停一个人呆在酒店,只有那天,他没有在江停身边,草花a有了机会,只有那天。



也就是说,草花a在那唯一与江停的接触中,发现了足以威胁到江停的东西。




“阿杰,你让手下人去那天那个酒店,把我和江停住过的那个房间给我上上下下仔细搜。”




“ ……可是大哥,酒店应该会进行清理的啊。”



“那就找记录,像那种规格的酒店,垃圾应该是分类处理,有记录的。”



金杰吩咐手下人去了,闻劭却显得比刚才更冷漠了,他又看向窗外,雨仍如柱。



与此同时,郊外有人行色匆匆,他似乎在躲着什么,但身体经过几天的消耗,几乎在崩溃的边缘,他的动作透着病患的迟钝和虚弱。唯有那双眼睛!仍保持着清醒的锐利。



“江停,别躲了,现在的你拖着这副身体,根本不可能逃得出去。”



声音渐渐逼近,江停屏住呼吸,郊外没有信号,手机也不知道掉在了哪里,他已经退无可退了……



就在男人手臂出现的那一瞬间,江停冲了出去,他制住男人的手臂,男人目光发狠,抬脚想撞击他的背部,江停没能躲过,深深扛下了这一击,后背钝痛感明显,他抽出匕首,用尽气力刺下去,男人偏头险险躲过,脸颊却被深划一刀,男子突然发狠,一拳击中江停腹部。江停被他推开,跪坐在地,手捂住腹,死咬银牙,冷汗直冒。



男子想带走江停,不料他刚站定,就被好几束光照住。适应了黑暗的眼睛一时失明,车上迅速下来20多个人,黑洞洞的枪口对着他。



“草花a,擅自带走我的人,你可真是不怕死啊。”

评论(14)

热度(104)

  1. 共4人收藏了此文字
只展示最近三个月数据